• 姑苏晚报:还在受疼痛折磨?你可能存在一些认知误区
    【新闻来源:】【发布日期: 2018-03-29 10:07:21.217 】【阅读次数:2622】【打印

     你或你的亲人正遭受疼痛的折磨吗?

      答案多半是肯定的。既便你没有被流行的“手机病”缠上,家中上了年龄的父母或长辈或许正揉着腰腿,感叹上了年纪总是这痛那痛。

      太多人的生活因痛失色。据统计,疼痛发病率为35%左右,也即3个人中就有1个受着疼痛的折磨。

      疼痛为何如此普遍存在?思维决定行为,关于疼痛人们普遍存在认知误区。

      痛仅是 让人感觉难受?

      错!痛真的可以要命

      “让我跳楼死吧”,在疼痛病房走廊里,史先生突然的大吼声,把他身边的妻女吓坏了。是什么让正值壮年的史先生,置至爱亲人未来不顾,要以跳楼这种极端方式终结生命?是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发作!

      49岁的史先生左眼和额顶部出现带状疱疹。病治好后,却留下剧烈且顽固的后遗神经痛。疼痛呈爆发性发作,从左侧眼眶产生闪电样疼痛,迅速上冲到额顶。这样的剧痛发作从原来每天5-6阵,逐渐变为每小时发作,发作持续时间由最初的几秒钟变为3-4分钟。更让史先生感到绝望的是吃了各种镇痛药也不管用。日子被疼痛撕裂,这样的生活让史先生感到绝望。为防意外发生,家人寸步不敢离开他。

      疼痛不仅可引起患者精神恐惧、惊慌、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疼痛本身也可使全身多个器官处于应激状态,如心血管系统、内分泌系统、消化系统等,从而导致血压、心率、血糖增高,对疼痛的过度应激还可引发心肌梗塞、脑中风等这些死亡率极高的疾病。

      患糖尿病多年的谢老伯,刚住进疼痛病房时就因双足针刺般蚁走样剧烈疼痛,引发哮喘急性发作。哮喘急性发作是什么样的病呢?人们心中永远的邓丽君就是因在拥堵的路上哮喘急性发作辞世。好在医生很快赶到帮谢老伯迅速解除危情。

      疼,真的会要命。

      忍一时风平浪静?

      错!这是养“痛”为患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是国人做人的涵养与智慧,但不少人却将它错误地用在对待疼痛上。

      右肩疼痛了1年多的王先生,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废人。起初右侧肩部出现疼痛时王先生并没有重视,觉得活动活动就好了。这一忍就是一年多,最后发展为肩关节各个方向活动范围缩小,尤其不能上举和后伸。本是家中顶梁柱的王先生不仅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连日常生活都需要妻子照顾。因疼痛夜不能寐王先生脾气也变得暴躁易怒,特别是天气变化的时候。王先生妻子说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直到忍无可忍,王先生才来到疼痛科就诊。医生给他在臂丛麻醉下行肩关节手法松解,并结合超声引导下肩周韧带旁和滑囊的注射,王先生肩膀很快不疼了,活动度也基本恢复了正常。生活又变得美好起“来”王先生说他白疼了一年多。

      触摸火苗的痛,让孩子学会避开火的伤害;摔痛了,让学步的孩童不断调整姿势最后学会了走路……关于疼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记忆。正因如此普遍,经年累月中人们总结出应对疼痛的一大法宝——忍。

      忍,最终会养“痛”为患。比如带状疱疹性神经痛。此类疾病在早期患病一个月内治疗效果较好,3个月内积极治疗疼痛缓解机会也比较大,一旦达半年以上原本治疗效果很好的疼痛就会熬成顽固性难治性后遗神经痛,治疗难度大大增加,通常需要长期治疗或持续用药,医疗成本大大增加。但不少带状疱疹性神经痛患者,要么掉以轻心以为不治也会好,要么去寻找一些民间土方法(如斩蛇头等)治疗,等熬不牢了才到医院。

      还有很多中老年人肩痛。老人们肩关节打不开,手抬不起也伸不开,不能上厕所,不能穿衣服,不能梳头,平时还经常痛得睡不着,但还是不来医院,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听周围人说肩周炎不用治,自己会好。其实在疼痛早期治疗肩周炎效果好、疗程短,又不容易留有关节冻结的后遗症。当然后期治疗效果也不错,但前面的疼痛白挨了,治疗疗程也相对要长。

      还有一种疼不显山露水,但危害很大。比如有种病以腰背痛形式出现,这种痛太普遍了,因此人们往往认为是腰肌劳损导致,休息休息就好了。拖几个月熬不牢了再到医院,一查是胰腺癌晚期,没办法手术了。

      不管疼痛是疾病的提示,还是疾病本身,应对疼痛,千万不能忍。

      镇痛就吃止痛药?

      错!疼痛科里办法多

      “你知道苏州的三级医院均设有疼痛科吗?”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不知道。实际上,苏州各大医院疼痛科就诊患者大多从别的科室转诊而来,多有漫长疼痛史。在与疼痛抗争的岁月里,人们学会了镇痛大招——止痛药。

      其实除了常见止痛药以外,疼痛治疗的方法还有许多。比如磁疗、电疗、超声波等理疗方式,更有很多微创的治疗方式,如神经阻滞、神经调节、神经射频、神经毁损、软组织松解、肌肉筋膜触发点(扎针)、关节腔灌注、椎间盘微创减压、鞘内吗非泵等。采用何种方法,需根据不同患者不同的病症和特点。

      就比如前面提到的痛得要跳楼的史先生,鉴于病情紧急严重,在尝试了保守阶梯治疗效果不佳的情况下,我们决定行外周神经电刺激植入治疗。这种方法是将小巧的刺激电极植入史先生脊髓背角的感觉神经元附近或直接被带状疱疹病毒等侵害损伤的外周神经附近,刺激系统启动后发出脉冲电流到达电极。一方面通过电信号掩盖疼痛信号的传导,达到迅速止痛的目的;另一方面,电极发出的脉冲电流通过调节神经递质等方式持续调理受损的感觉神经元功能,从而达到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目的。手术历时1小时左右,仅芝麻粒大伤口。术后2小时局麻药效消除后再进行床边神经电刺激模式和参数的精确调节。当晚,史先生的爆发疼痛间隔延长,发作持续时间减少。治疗一周后,史先生不再疼痛,于是将埋在他神经周围的电极取出,史先生出了院。观察至今已2个多月了,史先生额顶部疼痛再也没有发作过。

      你或你的亲人正遭受疼痛的折磨吗?如果是,不要再忍了。镇痛的办法很多,真的不需要再枉受那么多的疼痛罪。

      市民如有医学疑惑或发现问题“科普”,可将问题及文章链接发至信箱:szsyxh1933@sina.com。

      金晓红

      苏州市医学会疼痛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兼任江苏省医学会疼痛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第七届疼痛学分会软组织学组、中国女医师协会疼痛专业委员会、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神经病理性疼痛专业委员会、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疼痛学专业委员会软组织疼痛专家委员会等委员,以及江苏省医学教育与培训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主办: 苏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地址:苏州市平泷路188号 邮编:215000
    网站集群访问量:30612471人    当前在线人数: 421
      网站标识码:3205000007  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1052522
      苏公网安备32050802010612号
    协办: 江苏未至科技有限公司| 新闻管理 |联系我们